令人头秃

头秃中
如果我不粉cp的话,我的头还不至于那么秃

限流

lof限流也太厉害了吧,三天没来lof,今天一下刷了前两天的内容,醒了之后重新开软件准备刷第三天的了,发现前两天的又刷出来好多没看的内容,这个限流有点厉害吧,我说我怎么关注三四百人却天天刷出的内容并不多。

刷第二次的时候大致看了一下,大概限了100+条吧。隔个三五条就有个没看过的内容。

有没有那种能虐到好像要把心掏出来放在榨汁机里搅碎的虐文?BE爱好者又蠢蠢欲动了。

史矛戈×欧文

!朋友们!四毛哥和欧文简直不要太奇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炸啊!

有没有太太产粮啊啊啊,疯狂想嗑!

占tag致歉,但是真的想让太太们看到这个配对!

想吃粮!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泪啊啊啊啊啊啊

眠狼:

一年啦,父亲节快乐!

眠狼RDJ: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文手炫技15题

给我的小号马着

呦呦鹿鸣: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我的注意力太分散了_(:_」∠)_试卷没写完开始打游戏,打了两局开始刷微博,刷了一会开始刷lofter,然后吃东西,玩猫。【整个一天就只写了一会试卷,其他的时候都在循环以上的事情,我恐怕,没治了】

关于BE 可以说非常恶劣了

嗯,我还是很喜欢be的,两个人互相折磨,都在走向毁灭,不相信对方,更不相信自己,各种不信任中不敢把自己完全的交付出去,所以陷入了一种死循环。两个人像野兽一样撕扯,伤害对方,直到遍体鳞伤之后才幡然醒悟,但是那时候都已经走到了无法挽回的毁灭结局了。be完结撒花😃

我的妈呀,塞包也太可爱了吧!

鸳鸯锅就鸳鸯锅:

更新小豆丁w从颜色应该能判断出谁是谁🤫人物设定戳系列tag。

啊啊啊啊啊啊!三只小可爱啊!托比虫真的可爱!加菲虫超可爱!荷兰虫爆炸可爱!

脑波隧道:

记得要开滤镜哦❤

        我从不怀疑自己是孤独的,有一天我会腐烂在无人知晓的角落,蛆虫会在我身上攀爬,会啃食我的身体,直到啃食殆尽后他们开始互相残杀,直到最后一只也走到尽头。我相信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毕竟还有这些蛆虫陪伴着我,那时候我就不再是孤独的。一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的害怕,怕自己变成一具白骨,怕没有人记得自己,怕我死后我在乎的人没有一点悲伤的过着幸福的快乐生活。而我,只能在那个无人知晓的角落,用空荡荡的眼眶望着某个地方。或许有一天会有探险者到来,他们发现了我,我那时也许已经连骨架都不是,只是地上几块散落的骨头。我以为他们会给我拍张照片,会有人查询我的身份,或者给我编造一个虚假的故事,让我所在的地方变成恐怖爱好者的探险圣地,但是他们只是踢了我一脚就走了,我想我还是孤独的吧,继续躺在这个角落,直到我化为灰烬。